岚小渣

月球少女今天也在努力填坑呢

【寒鸢】梅子黄时

   文笔渣,算是个小甜饼叭。寒鸢是我心头宝。


   温若寒总是想起他与那个女孩第一次见面。那是梅子刚黄的时节,正和他们那时一般的青涩。

   儿时的他不似如今这般正经,算是岐山魔王。他在街上逛着,熙熙攘攘的街上静了下来。忽而雨落琳琅。

   一抹明黄闯入他的眼中,更闯进了他的心中。女孩将一把油纸伞递给他,他却说不畏风雨才是好儿郎。女孩像是气极了,转身将伞扔在他身上,温若寒不知所措地跟在女孩身后。天,睛了。女孩回头见他那不知所措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两人相视一笑。

   那一日女孩的笑颜惊艳了他,也惊艳了时光。

    那日的温家少主回了家,茶不思饭不想的,像是失去了什么珍宝似的。

    第二次见她,是在岐山的清淡会上。一身华服,举手投足间无一不勾人心弦。眉目如画,肌肤胜雪。

   女孩兴许也是看到了他,嫣然一笑。温若寒觉得整个世界的花都开了。

   夜晚的岐山很美,温若寒拉着女孩去草地上数星星。女孩的声音总是那么软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微风拂过,女孩飘散的头发,拨乱了谁的心扉。星星很多,他们的时间还长。

   『当我们站在夜空之下,满天繁星,如此璀璨夺目,闪耀刺眼。可你一笑,好似整个星空都失了颜色,我的眼里,心里,全都是你。』

   后来,温若寒发现女孩对很多人都是话中带刺,唯独对他才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呢?

   女孩十五岁那年,温若寒将整条秦淮河包下,放满了花灯,只因女孩一句『我喜欢花灯。』温若寒十里红妆迎娶了女孩,人人都说温少夫人好福气,两人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对了,那个女孩叫〖虞紫鸢〗。

  


求小红心小蓝手吖,码文不易,给点鼓励叭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