岚小渣

月球少女今天也在努力填坑呢

炎阳不落『八』

震惊,某年更选手竟开始日更,到底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沦丧?是爱吗?是责任吗?都不是!是我手机要被没收了,最后再吱一声哈。

  一旁的温澄顿时红了脸,金夫人推了一把金子轩。金子轩"一不小心"就扑到了温澄。

  虞紫鸢:丧(干)心(得)病(漂)狂(亮)✧٩(ˊωˋ*)و✧ 〔发糖啦发糖啦グッ!(๑•̀ㅂ•́)و✧〕

    江厌离抿紧了嘴,状似无意的倒在魏无羡怀中『阿羡…我头好晕啊…』魏无羡扶住江厌离,状做关心道『师姐!你怎么了!』江厌离扶上魏无羡的脸庞『阿羡…我的好羡羡啊…』〔性感莲藕,在线勾引〕

     江厌离眸中带三分悲凉,三分少女对心上人的羞涩,四分爱意。含情脉脉的望着魏无羡『阿羡…』魏无羡用同样含情脉脉的眼神望向江厌离,眼中的爱意丝毫不比江厌离少『师姐…』

   江枫眠欣慰的望着他那两个最得意的孩子。厌离身上的明知不可而为之,阿羡身上的那股肆意,像极他心中的白月光,藏色。两个孩子身上的明知不可而为之,这才是真正的江家骨风!等无羡娶了厌离,他便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下一任江家军阀了,带领江家重回巅峰!

   可,三娘。那个陪伴他走过许多风雨的女子,如今成了温家的夫人,他放不下她。

  『三娘…你,回来吧,我不怪你了。』

  『呵,本帅的夫人,江先生却对紫鸢存有邪念。真是明知不可而为之啊。』说罢,还挑衅般的搂住了虞紫鸢的腰。虞紫鸢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明明是外人眼中的魔头,怎么到了她这儿就变成了抢糖果的小孩子呢?

    嘿嘿嘿_(:D)∠)_够甜吗(∩❛ڡ❛∩)

猜猜下章干什么ヾ(*ΦωΦ)ノ

A:蓝忘机横刀夺爱〔忘羡离三角虐恋〕

B:轩澄持续发糖

C:江厌离被爆怀孕〔三角恋(∩❛ڡ❛∩)〕


炎阳不落『七』

中秋快乐✧٩(ˊωˋ*)و✧,轩澄发糖吖(ง °Θ°)ว

   江厌离顾不上肩头流出的鲜血,拉着魏无羡的手『阿娘!阿羡不是外人,他是与我青梅竹马的江家人!阿羡他从小就流落街头,吃了不少苦,我们应该好好照顾他,什么都让着他才对呀!这个是阿爹的白月光之子,是魏伯伯的儿子。有着江家古风的江家人!阿娘你快向阿羡道歉!』

   『放肆!区区家仆之子,母亲是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闲人,父亲只不过是一个家仆,一个叛逃的家仆而已!你满脑子都是那家仆之子,可想过你的妹妹?!与他从小长大的小狗被送走时候你在哪?阿澄被江枫眠指责没有江家骨风的时候,你在哪?再给那个家仆之子剥莲子。堂堂江家大小姐,再给一个家仆之子剥莲子?!传出去,你还要不要嫁人了?』

   江厌离被虞紫鸢吓到了,平平无奇的小脸上满是鼻涕眼泪,雍容华贵的紫色在她身上也显得甚是平庸,裙子染上不少尘土和血迹。

  『阿…阿娘,我…是你女儿啊!是…是子轩的…的未婚妻啊!』

『对,我女儿是子轩未婚妻没错,可你平平无奇江厌离不是我女儿!阿澄那样的天之骄女才配得上子轩!』

  一旁的金夫人抚了抚温澄的手,她可是对这个未来儿媳妇很有好感。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人际手段皆有,关键是长的好看(๑•̀ㅂ•́)و✧

  好累吖,中秋快乐✧٩(ˊωˋ*)و✧ 猜猜下章干嘛呢|・ω・`)

A:金子轩壁咚温澄〔轩澄发糖(•ө•)♡〕

B:江猪骨表白魏无羡〔羡离发糖(ಡωಡ)〕

C:江枫眠挽留虞夫人,遭温若寒diss〔寒鸢发糖٩͡[๏̯͡๏]۶〕


满堂花醉三千『十一』

   我终于想起这篇了ԅ(¯ㅂ¯ԅ) 墨香改名为墨阿毛了,这个比较简单( •́ .̫ •̀ )

  韵山白氏,善用毒,以神行术立本。

  白卿歌从袖中甩出几根银针,刺向阿毛的后颈。世界安静了。

  我是分割线————————ԅ(¯ㅂ¯ԅ)

  江澄一行人只得带上阿毛继续夜猎。一路上,阿毛不停地叫唤着,一会子叫骂着金子轩居然没有娶江厌离,一会子赞美着忘羡不畏世俗的爱情,看见只黑兔子就叫什么羡羡兔。让人真的很想削他。

  天,黑了。逢魔时刻,霞光渐隐,幽暗的树林里秋蝉在嘤咛。远处被枝桠掩映着,红色的鸟居穹顶,阿毛被蛊惑般无法停驻脚步,深入林中。

   阿毛一步一步走向那只大鸟,大鸟发出凄冷而沙哑的叫声。大鸟振翅飞下树,竟幻化成了一位少女。少女血红色的眼睛中映出阿毛的身影。 少女伸出纤手,一柄银剑划过少女的脸庞。

『噗』

   阿毛的肩被少女甩出的符纸炸得血肉模糊。『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怎么还不死啊!!好疼啊…』江楚儿拉着阿毛的手闪到一旁。

『罗刹鸟呢。』

『什么?』

『罗刹鸟,为聚阴之地埋葬的横死之人怨气日久所化,善变化,可魅人心神,好食人双目,降服的办法倒也简单,罗刹鸟不可远离横死之人,只需在其出现的地方将横死之人挖出,置于烈日下暴晒三个时辰,怨气自可消散。』

『可这儿附近哪有什么横死之人啊!』

『……莫家庄,前面左转。』

  


  啊哈哈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渣渣岚回来了( •́ .̫ •̀ )呔!俺老孙来也!打算放忘羡出来溜溜,私设莫玄羽喜欢瑶妹呦,大型精分现场(*'▽'*)♪


炎阳不落『六』

  是的!小渣渣终于回来了⊙▽⊙,你们都选ABC吖…可这特么是单选啊?

   温若寒皱起好看的眉毛,只一枪便打穿了江厌离的肩胛骨『江大小姐不知礼数,只好本帅来管教管教了。区区一介家仆之子,竟有什么江家骨风?呵,可笑至极。』

   江枫眠对这相貌平平,毫无亮点的女儿本就没什么感情,更何况江厌离还顶撞了如日中天的温若寒。正欲开口道歉,魏无羡却已抢先一步『温狗!你对师姐做了什么?!』

『阿羡…』

『师姐…你流了好多血…』

  江厌离拭去魏无羡眼角的泪『羡羡…我的好羡羡…羡羡不哭啊…真是的…羡羡多大啦…』

  魏无羡搂住江厌离,蹭了蹭江厌离的手『羡羡三岁啦,要师姐抱嘛~』

   金光善"唰"地一声展开扇子『江先生,虽说江家的家事金某管不着,可江大小姐与我家子轩还有婚约。如今江小姐受了伤还要与一介家仆如此亲密…这婚约本来就是我家夫人与虞夫人定下的,如今虞夫人已改嫁,不如就此把婚约解了。江先生觉得如何?』

  江厌离捂住流血不止的伤口『金伯伯,厌离可是阿娘的女儿!还有,阿羡不是家仆之子!他是与我们一同长大的江家人!快向阿羡道歉!』

  虞紫鸢拍了拍温若寒的手,走向江厌离。"啪",极其响亮的一巴掌,响彻整个温府。『我虞紫鸢此生只有两个污点,一个是眼瞎看上了江枫眠个废物,另一个则是生下了你江厌离这个私会外男、平平无奇还不思进取的废物!今天我就和你江厌离断绝母女关系。你本就配不上子轩,一个不思进取还和一个家仆之子亲亲我我的废物怎么能配得上子轩那天之骄子?!』


   终于断绝了夫人和江猪骨,开心。因为小渣渣要开学了Ծ‸Ծ,以后只有放假才能摸手机了,嘤嘤嘤(ಥ_ಥ)。各位等我!小渣渣会回来的!你们还想看满堂花醉三千吗?我考虑要不要删了他。


满堂花醉三千【番外】

这就是个番外,有可能是正文,凑合着看吧。(。•́︿•̀。)


  风,转着江澄等人,风声越来越大。原先在江家大厅的仙门百家来到了一个精巧的空间。 一名女子向他们走来,静静垂在面庞两侧的两束秀发如流苏一般更让人觉得她娇俏清丽,眉目如画,肌肤胜雪,一双大眼睛极为灵动澄澈,仅仅只要静静地眺望彼方就可以给人忧伤的美感。

   女子向众人行了个礼『小女白央儿,这儿是异空间。我并不属于这儿。』魏无羡嬉皮笑脸的靠在蓝忘机怀里『央儿姐姐,那你是哪里人?』白央儿冷笑一声『我怎么不知道我何时有了个弟弟?你可莫要扯关系。』

  一块水幕缓缓出现『这是灵幕,可观世事。』说罢,那水幕中出现了一个女孩,女孩笑道『哈喽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说说蓝家是如何走向落败的。以及第三十九位江家宗主和他夫人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里的是说的话,[]里的是弹幕呦。注意避雷。〕

[吹爆江澄宗主!]

[蓝家灭亡纯属活该嘛]

[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见灵幕上飘过的一句句吐槽蓝家灭亡的话,不禁好笑。蓝家的破规矩终是害了蓝家。

   魏无羡倒在蓝忘机怀中,嚷嚷着『江叔叔和虞紫鸢那个毒妇有什么好说的。』『放肆!』虞紫鸢一紫电便将魏无羡从蓝忘机怀中抽了出来。『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蓝二哥哥~羡羡疼嘛~』蓝忘机听到魏无羡这娇滴滴〔事实上是令人作呕〕的声音。那棱角分明的**不禁硬了起来。

  


   嗯,行了。最近忙着肝游戏了,炎阳不落一个字没动(〃ノωノ),别想了。这不快开学了嘛,内个能不能碰手机都是个问题嘤。后续有没有呢,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360度鞠躬致歉( •̥́ ˍ •̀ू )。


占tag致歉吖
喜欢寒鸢,轩澄,讨厌江厌离和魏无羡的小仙女们可以进来吖。现在人很少,欢迎进来的说哦(*'▽'*)♪
只要你磕寒鸢、轩澄,我们就是姐妹!

再次为占tag而致歉

请先进审核群吖

从今天开始改变『二』上

莲藕姐和一群光膀子的男孩子坐在一起被轩哥和虞夫人等发现了会怎样呢?ԅ(¯﹃¯ԅ)

拭目以待吧|・ω・`)

莲藕姐:【掀开门帘,悄咪咪的看】

莲藕姐:【端着西瓜走进】

师弟A:!!!

师弟B:!!!

师弟C:!!!

魏不要脸:【急忙套上衣服】师姐?!你怎么进来了?!

江小惨:【急忙穿衣服】

莲藕姐:【仔细端详江澄的胸口】你们俩个又打架了?

魏、江:【没有】

莲藕姐:那阿澄的胸口怎么回事啊

莲藕姐:【端着一大盘切好的西瓜】来,吃些西瓜吧

【一大群没穿衣服小伙子对一个年轻姑娘蜂拥而上……】

〔别乱想,人家抢西瓜而已。不过一群年轻气盛的小伙子对一个姑娘不会起生理反应吗?虽然这姑娘长得挺磕碜的……〕

【绿子轩和虞夫人及金夫人出现】


有后续哦ԅ(¯ㅂ¯ԅ)


炎阳不落『五』

嘿嘿嘿_(:D)∠)_,好多人选bc的说呢。————————————

  接上文

  江枫眠望向虞紫鸢『三…温夫人,阿羡也是你看着长大的,阿羡还小,这件事就算了吧。』虞紫鸢面无表情的看向他,眼神如同在看一个智障。

  『呵,还小?一个整天惹事生非的败家玩意。上能上树掏鸟窝,下能下河捉王八的玉八玩意可不小了。』 温若寒一脚踢开魏无羡,搂住虞紫鸢『江先生是听不懂人话吗?多次骚扰我家夫人,这就是江家的教养?』魏无羡怒视温若寒『温狗!我不许你这么说江叔叔!』

  江枫眠一阵感动,阿羡果然是那个有江家骨风的人。敢于与恶霸斗争,这才是真正的"明知不可而为之"。阿羡像极藏色散人,那个他心中的白月光。藏色,一个那么活泼开朗的女子。

  〔真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的女孩子会被江枫眠吹成什么世家贵女都比不上的人。藏色居然在蓝家把蓝启仁的胡子剪了,先不提她是怎么进蓝家的,古人都有那种"身体肤发受之父母,不可受损"的意识,她居然还剪了蓝启仁的胡子。emmm,真的很没有教养哦。〕

  温若寒笑着扳断了魏无羡的手腕『江大帅你手下的家仆真是不懂规矩,毫无家教可言。就让本座代为管教吧。』魏无羡只觉手腕一声脆响『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江叔叔求我!!!』

  江枫眠见魏无羡那模样真是心疼极了。可如今温家如日中天,江家,根本得罪不起。江厌离扑到魏无羡前,哭着试图掰开温若寒的手,那本就寡淡无味的小脸上满是鼻涕泪水,显得十分恶心。

  『你…你放开阿羡,阿羡是最有江家骨风的人!』

  〔下章虞夫人开怼啦。゚(゚´Д`゚)゚。〕

  猜猜温总会怎么办呢?

A:掰断江厌离的爪子

B:嘲讽江家家教并夸赞温澄的优秀

C:虞紫鸢不承认有江厌离这个女儿,并解除金子轩与江厌离的婚约

炎阳不落『四』

   叫温晚吟好拗口的说,还是叫温澄好啦。只有亲密哒人才叫晚吟哦〔比如子轩兄吖〕

   接上文

   金子轩因护着温澄而结结实实挨了魏无羡一拳,俊美的脸上顿时红了一块。

  我是分割线ԅ(¯ㅂ¯ԅ)————————

  金光善本来在岐山和温若寒切磋棋艺,见自家嫡子眼角上的紫青,平时挂着笑容的脸顿时黑了。金子轩是金家嫡系唯一的孩子。〔这里的瑶妹还没有认祖归宗的说〕从小便是金家上下的希望〔看!全村的希望!〕,何时受过委屈?!

  江枫眠左手拉着江厌离,右手搂着魏无羡。真是一家三口呢〔笑〕。金光善摇着扇子道『魏无羡欺了我家子轩,不知江先生怎么看呢?』江枫眠皱了皱眉『阿羡还小…』

『呵』虞紫鸢冷笑一声『魏无羡十三了吧,也是懂事的年纪了。』

『三娘…』

『江先生叫谁呢,鸢儿如今是我温家温夫人,可不是江家虞夫人。』

   江枫眠顿了顿『阿羡如此有江家骨风,颇懂"明知不可而为之"的江家家训。不似阿澄,毫无江家骨风。』温澄眼中的光黯淡了下去。温若寒和温澄附耳说了些什么。

   温澄走向魏无羡,狠狠地甩了魏无羡一巴掌。『放肆!江…温澄你干什么!』江枫眠急急走向魏无羡,用凶狠的目光望向温澄。魏无羡被那一掌甩地头发晕,话都说不出。

   温澄不甘示弱地瞪向江枫眠『明知不可而为之!不够我可以再甩他几掌!』江枫眠正欲扇温澄一掌『放肆!本帅的女儿,还还不到你江大帅来管教!』温若寒直直抓住了江枫眠的手腕,另一只手搂住温澄。

  江厌离扯着虞紫鸢的衣角,『阿娘…』虞紫鸢嫌弃地拍开江厌离的手『我可不敢当江大小姐的娘。』魏无羡冲过去护住江厌离『虞紫鸢!我不许你这么说师姐!』

  话音刚落,魏无羡的后脑勺被温若寒用枪抵住。

『呵』温若寒的一声冷笑让江枫眠的心如同入了冰窖。这是他发怒的前奏。

  『是谁给你的我勇气?直呼我温家温夫人的大名。江家家教也不过如此。』

哈哈哈哈哈哈,温总护短了呢。猜猜接下来江枫眠怎么办呢。

A:道歉

B:拒绝道歉,被暴揍

C:试图让虞夫人劝劝温若寒

【寒鸢】梅子黄时

   文笔渣,算是个小甜饼叭。寒鸢是我心头宝。


   温若寒总是想起他与那个女孩第一次见面。那是梅子刚黄的时节,正和他们那时一般的青涩。

   儿时的他不似如今这般正经,算是岐山魔王。他在街上逛着,熙熙攘攘的街上静了下来。忽而雨落琳琅。

   一抹明黄闯入他的眼中,更闯进了他的心中。女孩将一把油纸伞递给他,他却说不畏风雨才是好儿郎。女孩像是气极了,转身将伞扔在他身上,温若寒不知所措地跟在女孩身后。天,睛了。女孩回头见他那不知所措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两人相视一笑。

   那一日女孩的笑颜惊艳了他,也惊艳了时光。

    那日的温家少主回了家,茶不思饭不想的,像是失去了什么珍宝似的。

    第二次见她,是在岐山的清淡会上。一身华服,举手投足间无一不勾人心弦。眉目如画,肌肤胜雪。

   女孩兴许也是看到了他,嫣然一笑。温若寒觉得整个世界的花都开了。

   夜晚的岐山很美,温若寒拉着女孩去草地上数星星。女孩的声音总是那么软糯,像个长不大的小孩。微风拂过,女孩飘散的头发,拨乱了谁的心扉。星星很多,他们的时间还长。

   『当我们站在夜空之下,满天繁星,如此璀璨夺目,闪耀刺眼。可你一笑,好似整个星空都失了颜色,我的眼里,心里,全都是你。』

   后来,温若寒发现女孩对很多人都是话中带刺,唯独对他才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这,算不算是一种缘分呢?

   女孩十五岁那年,温若寒将整条秦淮河包下,放满了花灯,只因女孩一句『我喜欢花灯。』温若寒十里红妆迎娶了女孩,人人都说温少夫人好福气,两人真是一对神仙眷侣。

  对了,那个女孩叫〖虞紫鸢〗。

  


求小红心小蓝手吖,码文不易,给点鼓励叭